本篇文章1694字,讀完約4分鐘

原題:記錄北方民族生活的有聲《史記》,是表達感情的另一種“脫離”

二人臺,現在有人在唱歌

“二人臺是什么? 兩個人坐嗎? ”在二人臺廣泛流傳的內蒙古自治區,現在年輕人這樣問著。

8月26日至9月14日在內蒙古自治區包頭市達茂聯合旗舉行的全國二人臺大會,不僅讓久違的當地人欣賞了埋藏在記憶深處的家鄉戲,也讓更多人發現了二人臺的魅力。

月4日下午3點,內蒙古自治區包頭市達茂聯合旗小文公鄉,下午陽光暴曬,睜不開眼睛。 聽到周圍十里八鄉的消息后,來看公演的人們等了半個小時,工作人員還在聯系電力部門處理意想不到的供電問題。 一位農民問:“為什么還沒有開始? ”很著急。

聽起來,小文公鄉已經18年沒演過兩人臺了。 對于既有這場比賽,也有惠民公演的戲,當地群眾期望太長,有的人騎馬趕到了兩個多小時。

不久,公演開始了。 二人臺以前的小戲《摘花椒》、《捏軟餅》等具有幽默、滑稽、深厚地方特色的表演讓觀眾綻放異彩,高歌的民謠山曲又讓大家頻頻點頭,揚琴、四胡、張、張 住在草原上的人們,看了二人臺的比賽,挺直了腰,身體前傾,進入了神,認真了起來。 但是,從現場看,觀眾以老年人為主,中年人也占一部分,年輕觀眾很少。 當地人說一方面年輕人經常在國外打工,另一方面喜歡看兩人臺的年輕人本來就很少。

來自山西省陽高縣帶隊參賽的陽高二人臺劇種傳承中心主任喬振峰看了幾場演出,深受感動。 內蒙古現在的二人臺觀眾基礎比較好。 它以前在內蒙古中西部各旗縣有雙人臺劇團,但在山西,現在河曲、陽高兩縣只有專業的雙人臺劇團。 觀眾喜歡看,但近年來,陽高二人臺在培養人才、留住人才方面遇到了困難。

“河曲保德州,十年九不收,女人挖蔬菜,男人出西口。 ”從清朝初年開始,萬里長城以南的山西人迫于生存壓力來到“走西口”的草原,對親人的綿密思念和豐富的鄉愁從此成為了兩人向天歌唱、震撼心靈、催人淚下的臺子。

山西、內蒙古、陜西、河北、寧夏、甘肅等地廣泛流傳的二人臺,起源于民謠小調,取材于民間生活,吸收蒙古族長調、陜西信天游等藝術形式中優秀養分,是黃河農耕文明與草原游牧文明碰撞、交流而產生的原生態民間藝術。

喬振峰說,二人臺藝術來自最底層的勞苦大眾。 前兩個人的舞臺,新年和節日聚集的時候,在村莊的庭院和街頭的小巷里,兩三個演員或站或坐,一面唱歌,一面想唱什么呢? 隨著許多民間藝人的不斷傳遞、創造加工,兩人的藝術逐漸融入了表演、變裝、服裝、器樂伴奏等元素,所表達的故事也逐漸曲折復雜,更加完整豐富。 此后,二人臺的歌曲調子迅速發展到200多種,常用的有100多種,最常演的劇目有《打紅燈》、《五哥放羊》、《打錢》等。 這種從民間迅速發展起來的藝術讓當地人著迷。 “以前劇團演出在正月出發,巡演要到臘月才回來,”內蒙古自治區烏蘭察布市二人臺藝術團團長馮來鏈說。

二人藝術在傳承與快速發展中面臨著前所未有的困境。 “基本工資只有1600元,從事和學習這門藝術的人越來越少,我們團現在招聘沒有編制,培養的人才也留不住。 前幾天,我們組演“捏軟年糕”的丑角很棒,但很快就從別的地方以優厚的條件挖了出來。 ”。 喬振峰說。

此次賽事贊助商達茂旗賽烏素金礦業有限企業董事長高躍表示,包頭市二人臺發展迅速,略好于山西河曲、陽高,但過去10年也消失了四五十人的二人臺表演隊。

與山西這52個戲曲劇種的戲曲大省相比,內蒙古自治區在政府層面對二人臺藝術的支持力度相對較大。 “在烏蘭察布市,我們每年到鄉下演出100多次。 去鄉下演出的經費由政府撥款,只有十幾個村子我們也去演出。 當地有專門培養兩位演員的學校,每年有10多人畢業。 ”。 馮來鏈說。

二人臺現存經典唱段有70多首,絕活兒有扇子、手帕、霸王鞭,但現在每首二人臺的唱段學一首,將二人臺絕活兒掌握的演員年齡降到最低也接近60歲。 “現在二人臺舞臺的演員往往呼聲很高,韻味不足,40歲以下的演員很少真正將演技納入人物”兩位演員李波說:“二人臺被專家稱為記載北方民族大眾生活的有聲《史記》,是感情另一類的“脫離” 如何將年輕人投入二人臺的傳承和快速發展,可能是現在急需處理的問題。 ”。

標題:“二人臺傳承快速發展面臨困境 如今有誰還傳唱”

地址:http://www.altiusinvestments.com//myjj/35444.html